云泥识小录
2019-6-26作者:lcy 点击:159
 

□ 徐俊杰

作者按:因经年来耽于张謇史料搜集整理,时有所得,惜常如云烟之过眼,任雪泥鸿爪,犹多散失。遂思随手记录,忝以为微研?#20426;?#21448;随口取一“云泥识小录”之名。云者在天,泥者在地,所谓“微研?#20426;保?#19981;登大雅之堂,与专家学者之“大研?#20426;?#26377;天?#20048;?#21035;者也。

1. 《西湖载鹤图序》

岭南美术出版社新近出版的《张謇行楷二种》,为《近三百年稀见名家法书集粹》第三辑之一种,刊行张謇撰书《西湖载鹤图序》和《渡海亭记》。其?#23567;?#35199;湖载鹤图序》可订《张謇全集》据《九录》所定时间之误。

墨迹稿末署“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日,通州张謇?#20445;?#21487;知撰书时间为1908年。而《九录》作光绪二十六年,即1900年。但查《张謇日记》,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十八日载:“写惠树之廉访西湖载鹤图序。”与墨迹稿时间又差经月,不知何故?

2. 封豕诚可易长庚

“封豕诚可易长庚”语出张氏扶海垞藏辑《翁松禅致张啬庵手书》,似不易解。尝见石泉、李涵《追忆先师寅恪先生》一文,提及陈寅恪对此一解:“陈师听后随即指出:封豕指刘姓,长庚则是李,结合翁同稣日记等有关事,可知张謇必曾建议以湘军著名首领刘锦棠取代李鸿章为直隶总督,但又恐生他变,而未实现。”

此说粗看有理,奈“封豕”与刘氏关联不到。按,《左传·定公四年》:“吴为封豕长蛇,?#32422;?#39135;上国。”“封豕”实隐指吴。

翁同稣此函为复张謇者,查张謇原函,自可恍然:“海疆有事,江南尤重,督抚必有理干之人。奎之望实实不能当,裁可当皖耳。如能以皖李易吴奎,于吴中全局有事无事皆有益。”

吴奎指时任江苏巡抚奎俊。奎俊(1843-1916)。字乐峰,清末满洲正白旗人,瓜尔佳?#31232;?#33635;禄的堂叔父。1888年由福建兴泉永道,升?#20255;?#23519;使。1889年调任山西布政使。1891年任山西巡抚,?#25991;?#35843;江苏巡抚。1898年授四川总督,1900年署成都将军。后历任刑?#21487;?#20070;、吏?#21487;?#20070;、总管内务府大臣等职。1911年?#20301;首?#20869;阁弼?#30053;汗宋省?#28165;帝退位后,?#24245;?#24402;里。

3. 徐赓起

上海朵云轩拍卖公司2018年春季上拍两件张謇“赓起”上款书作,一件为集苏句对联:“高风已自杂渔钓,乔木如今似画图?#20445;?#19968;件为陆?#38382;?#20013;堂。据?#24471;?#25991;字,拍品来自上款人徐赓起家属。

按,徐赓起(1892-?),又名徐肇钧,乳名遂保,笔名讷庐,江苏通州人。1917年,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,1919年,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,与张孝若同学,获经济学硕士学位。崇拜张謇,亦受张謇器重。回国后任南通淮海实业银行总行稽核、淮海实业银行上海?#20013;?#32463;理,后又升任总行协理、董事会董事。民国十六年(1927),接任南通商会,长期担任南通银?#23567;?#25945;育、文化等方面的要职,被称为张謇后期的四位后起之秀之一。徐赓起故居在武胜巷17号、19号的小巷深处,是南通现存最为典雅的精美古宅之一。

《张謇全集》中有一处提及“徐肇钧?#20445;?#36733;《贞节李王传》:“江宁李世义聘妻王率真,故南通贫家女,少鬻于?#30343;?#24464;氏,侍肇钧、鋆祖母徐太夫人,敏慎有度。”

4. 小中堂

见张謇书一小中堂:?#30333;?#24351;苟有才,不忧不用,不宜私出以要荣利,若其不佳,终为取祸。”其跋曰:?#25353;?#38470;逊语,今世不佳子弟辄入官,亦无取为祸,又一世变也,謇?#20445;?#38052;“张謇季直甫印”朱文印。

按:陆逊原文后更?#23567;?#19988;闻二宫?#39057;校?#24517;有彼此,此古人之厚忌也”字样,显然忌涉权斗。张謇跋语?#23567;安?#20339;子弟辄入官”之语,即所谓入权门,又似言官场中多不佳子弟,不欲为伍也。?#24605;?#24182;无上款,疑为张謇用以训自家子弟者。

5. 烟波钓徒和江东步兵

张謇在致赵凤昌的密函中,曾以“烟波钓徒”、“江东步兵”自署。二者皆非张謇自号,实为隐语,指代?#32422;?#30340;张姓。

旧版《张謇全集》注“烟波钓徒?#20445;骸疤谱?#37329;吾卫录事参军张志和自号,张謇引以自喻?#20445;?#26080;误;但在注“江东步兵”时称?#36299;?#24352;謇自号?#20445;?#21017;可商榷。更有甚者,在徐?#32752;?#33931;顺兴主编,2012年出版的《江苏通史·晚清卷》中,称“张謇连在与赵凤昌通信的具名上也别有深意称‘烟波钓徒’、‘江东步兵’,表示不计成败,?#20113;?#36890;一兵的战斗姿态去参与这次活动,?#35789;?#22833;败,也在所不惜。”这就望文生义了。

实者“江东步兵”不过是张謇借另一位张姓人物的自号,用作指代?#32422;?#30340;暗语。典出《世说新语·任诞》:“张季鹰纵任不拘,时人号为‘江东步兵’”。

6. 书面演说词

新版《张謇全集》据19251212日?#28193;?#25253;》录有题为《江苏省教育会成立二十周年大会书面演说词》的一段文字,并标时间为19251212日。

据江苏省教育会月报192511月刊第5?#24120;?#27492;所谓“演说词”实则摘录于张謇复函,首尾尚有数语:“敬复者,顷承函告,知贵会将开二十周年纪念会,欲征鄙人话言。……即颂日祉。”题下标注时间:二十八日。此张謇复函当为1128日所作。

按,教育会原函(标为十九日)照录:

季直先生道鉴:敬启者,本会于本年十二月十二日上午九时三十分举行成立二十周年纪念会。是日拟延集名流讲演。窃念本会昔承鞭策,必有宏议,饷遗同人,以匡其不逮,策其进?#23567;?#20857;谨修函奉订,届时务祈惠然光临,一慰同人渴仰之情。不胜盼幸之至。专泐。敬请道安。

7. 前途

在张謇的往来函电中,常能见到“前途”一词。初以为某人字号,乃遍考不得。试举几例:

“照抄奉览,祈即与前途接洽见复为盼?#20445;?#24352;謇致赵凤昌函);“录?#21477;?#19978;宥电,即约蔡、胡共阅,并密达前途。今两君过谈前途,亦深以电语开诚为幸?#20445;?#36213;凤昌致张謇函);“现托人讽宋卿缓减,望转致前途,勿泄?#20445;?#34945;世凯致张謇电);“若?#34892;?#21487;,乞即赐答,?#21592;?#36716;致前途,来通接洽?#20445;?#24352;謇致管云臣函);?#30333;?#20197;前定之价奉告,希一询前途,能否办到?#20445;?#24352;謇复吴球函);“闻前途已返?#36857;?#30413;使闻之?#20445;?#33268;刘五函);“收条附去,日期未填,请公于前途交款日填之?#20445;?#24352;謇致赵凤昌函);“事为平允,幸与静兄向前途熟商?#20445;?#24352;謇致吴季诚函);“乞示明便与前途接洽可也?#20445;?#24352;謇复方养秋函); ?#30333;燃然讜迹?#24212;请转知前途如数退还,至为纫?#23567;保?#24352;謇复高翕、管趾青函)。

某日,又于张謇佚函中见“前途?#20445;?#24573;?#24653;?#34880;来?#20445;?#25226;此二字百度了一下,竟至豁然开朗:?#20843;?#20204;;那一方。旧?#26412;?#38388;者与人接洽时,隐去姓名,称另一方为前途”。

8. 三夔

前以《湖南宁乡涧西周氏四修族谱》中寻得张謇佚文《樾瑔周年伯七十寿序》,而知张謇之“石夔同年”。石夔,名周懋谦,湖南宁乡人,光绪二十年(1894)张謇同?#24179;俊?#27492;一夔也。

在检得《张謇日记》所载与之四?#35859;?#24448;记录的同时,发现另有二夔,凑三?#30334;紜?#25104;众。

民国十二年(1923),张謇作《程一夔君文甲集序》:“曩謇于丁酉岁居江宁,始知君能为沈博绝丽骈俪之文,所撰?#30563;?#38517;?#22330;?#23581;为署端。”

程一夔(1874-1932),名先甲,字鼎丞,又字一夔,江苏江宁(南京)人。光绪十七年(1891)举人。光绪二十六年(1900)前后,在清末抗法名将刘铭传家中当家庭教师。光绪二十四年、二十九年两次奏保经济特科,选?#32654;芍小?#26366;任江苏教育总会两江学务,江宁学会及江南高等学堂国学教授,南京国学专修馆主讲。二十一岁创作鸿篇巨作?#30563;?#38517;?#22330;罰面?#20307;文言介绍清末南京,该赋?#20004;?#20173;是研究南京民俗的重要?#21335;?#36164;料。据查,张謇题写书名的?#30563;?#38517;?#22330;?#21407;本,现存于?#26412;?#22823;学古籍部,不知何时有缘一见。此二夔也。

又,《张謇日记》光绪二十三年正月二十四日载:“得立卿讯,知堤外极贫之户三百余家,与顾生慎夔之言?#31232;!?#26597;?#26494;?#22804;,号春台,如东掘港人,清光绪壬午秀才,善书。《垦牧手牒》中多?#32705;?#21450;此人,为通海垦牧公司职员。此三夔也。

9. 强学会

张謇亦上海强学会列名发起人之一。

《强学报》第一号《上海强学会章程》之末列有发起人名单,?#19981;?#20307;芳、屠仁守、康有为、梁鼎芬、黄绍箕、蒯光典、张謇、乔树枏、黄绍第、汪?#30340;輟?#37049;代钧、左孝同、志钧、沈瑜庆、?#35889;?#23466;、龙泽厚等16人。

查?#35889;?#23466;?#24230;司陈?#35799;草·己亥怀人诗》自注:“乙未九月,予在上海,康有为往金陵,谒南皮制府,欲开强学会,口口力为周旋。是时,予未识?#25285;?#20250;中十六人有予名,即口口所代签也。”看来,?#35889;?#23466;的列名为口口代签(口口应为星海,即梁鼎芬)。《张謇日记》光绪二十一年十月十日载:“得梁星海约兴强学会电。”之后未见相关应答记录。不知张謇之名是否亦属梁鼎芬代签?

不过,张謇于此会亦属首?#31232;!?#21868;翁自订年谱》光绪二十一年载:“十月,节盦约与康长素、黄仲弢列名开强学会,南皮为会长。长素初名祖?#20445;?#26356;名有为,与节盦皆粤人,皆旧识。节盦为陈?#35745;?#20808;生弟子,康为朱九江先生弟子,康教授广州,门徒甚众,有?#40548;?#22914;(启超),其高足弟子也。中国之士大夫之昌言集会自此始。”

(作者系海门市张謇研究会会员、海门市历史学会会员,工作单位:海门市三厂初中)

打印本页 【关闭窗口】 向上
CopyRight © 张謇纪念馆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54684号 您是本站第   位访客 Flash首页
36选7开奖中奖